焦躁

by zee

http://8tracks.com/mixes/5836811/player_v3_universal

凌晨12时54分。不到34小时我就要考试啦,书念得漫不经心,半读半游网决定上部落格涂鸦。

母亲常说我的性格很浮躁,很幼稚,一心只想着玩玩玩(意义:旅行)。脑袋里这几个月来想了很多旅行计划,有从日本走到台湾;搭火车从吉隆坡上曼谷清迈清莱;自由逛澳洲;最近地就是呆在巴厘岛好好探索这俘虏许多人心的岛,像Eat Pray Love里的女主角(说不定会遇上所谓的soulmate)(不好意思Kafka哈哈哈)。

最近我注意到自己旅行的欲望程度也并不是一副稳定的曲线图。母亲始终是母亲啊。

不过话说回来,母亲到头来也只是人一个,想法多少都会受自己的经历、社会理想、交往圈子等等因素而有所偏差;又或者世上无客观性可言。华人究竟还是孝顺当大,完全没有自我的观念,一生只为孝顺父母和孩子。照顾自己的心灵、达到自己的理想从来不是首要任务。

Individuality是西方人的玩意儿吧。

传统的亚洲人:违反社会理想,你的一生就毁了!(只有黑白没有灰)

我老觉得我这欲望不是单单想看世界,而是想对自己证明自己的能力,看自己的极限在哪儿,能够接受多少多困难的挑战。也想要增加自己的历练。不为什么,只是想单纯地用“心”感受这个世界。心近来很焦躁,静静发霉了需要伸展肌肉挥一挥筋骨。

这三个理由对大人们说都不合格呀。(有没标准可供我这可怜人参考?)

每一次幼稚过后都会有股罪恶感,好像对不起了谁似的,很受挫地责问自己,什么时候能够“像样”一点?心永远不会定,脑袋一直浮呀浮地不会沉淀,头脑和嘴巴之间过滤太少。难道我这心这脑是个错误?

可能我需要的不是身体上的出走而是形式上的。到底是什么?

Advertisements